我要入驻

海上“虹”影——黄宾虹上海三十年艺术活动之雪泥鸿爪(二)

2016-05-06 18:51 初中海
5003

 一粟难称海,欣然汇百川

       “一粟难称海,欣然汇百川”——民国二十四年已经名满天下的刘海粟,与谁如此之谦逊?

       民国二十四年,即1935年9月11日,彼时之上海已经微露秋意,酷暑隐退而清凉渐至,十分适合好友偶聚或文人雅集。正是在这一日,刘海粟的“海庐”寓所,高朋满座、笑语喧哗,大家坐而论道,扺掌论画,合绘画卷,题诗纪念,风雅之乐,其乐弥浓。其中黄宾虹翁身材颀长而面容清癯、年过古稀而神采如鹤,余者如夏敬观、谢公展、诸乐三、李健等皆是画坛名流耆宿。黄翁洵洵儒雅、古道可风,以刘氏大力弘扬中国现代文化于西方世界之举,与主人郑重言之云:“我们组织了一个百川画会。百川归海,朋友们对你很器重啊!”其时,主人已名满天下并为人盛称“我国新兴艺术领袖”,然亦“连忙答谢”:“一粟难成海,欣然汇百川。愧不敢当!”

黄宾虹作品之二

      故事中两位主人公,一个年高德劭,一个年少盛名;一个雅人深致,一个惊才风逸;一个对对方盛赞有加,一个则自谦不已;一个中国画学之坚定“卫道者”,一个“新兴艺术之领袖”。则故事所发生之背景如何,所反映之上世纪三十年代民国画坛之现状如何,所透露之黄宾虹之画学思想轨迹如何,其内涵也丰也。

黄宾虹作品之三

       1933年,刘海粟刚届不惑之年,作为柏林中国美术展览筹委会委员,主持中国现代绘画展览在德国柏林普鲁士美术院之盛大开幕。随后两年,展览巡展于欧洲各国。画展之盛况,在刘海粟于1935年7月21日向柏林中国美展筹委会所作报告中有比较详尽的描述:“当日赴会人数之多,为以前各国画展所未有,德人称为近代欧洲艺坛最壮大之盛观。计是日之到会者,各国大使、各地方政府代表、名流、学者、贵族四五千人,全德各报一致称扬,佳评五百余篇,言中国现代画神韵生动,为超绝的理想世界,为万国画所不及,轰动一时。不但为德朝野所称赞,且引起欧洲各国之注意,德国汉堡、敏兴、莱茵河各省及荷兰、瑞士、捷克、法、意、英、波兰各国,在当时先后函电,聘往展览,并有派人到柏林与粟面洽者,其对于欧人影响之大、震撼之深,可想而知”“两年间已至各国大规模展览者达15次,观者数十万人,出售作品有百余帧;德国柏林美术院且特辟中国现代美术室,永久陈列吾国现代名作,以供学者研究,此亦为创举。”当时之《申报》对此画坛盛事亦有报道,高度评价此次画展“为中国现代文化吐万丈光芒”,同时所刊载之德国博物院总长奎迈尔教授就德方专门开辟“中国现代美术室”一事致刘海粟信函,以火一般之热情印证了刘氏报告中所言之盛况:“亲爱的刘海粟教授:我们屡次在新闻纸上,读到你在各国展览的情形;最近接到伦敦中国画展的目录及《泰晤士报》的批评,更知道你那伟大而有力的杰作,大为英人所欢迎,博得很多佳评,这是现代艺苑的光荣”“我更严重地说,我们德国近来产生了一桩比什么都重要的事,那就是柏林美术院的中国现代名画厅的成立。刘海粟教授的佳作及其他名家的杰作,今后像太阳般永久照耀着德国民众及其他的欧罗巴人。”

       刘海粟,江苏常州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二年,即公元1896年,早慧,自幼酷爱书画,14岁离家赴沪学习西洋画;17岁,与画友在上海创立中国近代第一所正规美术学校;22岁,北上于北京大学讲学并举办第一次个人画展,为当时执掌北京大学之蔡元培所激赏,并赴日考察绘画及美术教育,回国后创办新美术团体“天马会”;23岁,代表中国新艺术界赴日参加帝国美术院开幕大典,其油画艺术深受日本画坛之推崇,被誉为“东方艺坛的狮”;归国之后,著有《米勒传》《塞尚传》,介绍西方艺术,影响甚大。1928年,方逾而立之年的刘海粟即受派遣前往欧洲考察美术,与西方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马蒂斯坐而论道、相对谈艺,其画作几次入选法国秋季艺术沙龙。法国秋季艺术沙龙,乃法国著名艺术家罗丹与雷诺阿等人于1903年所创办。该沙龙创建之初即以展现新艺术形式与风格为特色,而后逐渐成为推动法国现代艺术与发现艺术人才之重要平台,曾经孕育了野兽派、立体派等对现代艺术影响极深之艺术流派,号称“20世纪现代艺术之窗”。曾有无数富于创新风格之艺术家于此沙龙展出过作品,高更、塞尚、马蒂斯、米罗、莫奈、毕加索和罗丹等皆从此处走向世界艺术之巅峰。故法国秋季艺术沙龙亦因此成为国际最著名、历史最悠久之大型综合性艺术展览之一,直至今日仍为执全球艺术牛耳之艺术展览,成为世界各国艺术家跃升国际舞台之重要媒介。而后,刘海粟凭借画作展出于法国秋季艺术沙龙之影响力,受德国法兰克福大学之邀讲授中国绘画“六法论”而“极受德国学术界推崇”,并举办“刘氏国画展览会”,稍后又于巴黎举办旅欧画展。1932年回国后,其于上海、南京等地多次举办个人画展。1933年冬至1935年,刘海粟再赴欧洲,主持中国现代绘画展览在德国柏林普鲁士美术院揭幕,并参与画展在欧洲大陆各国之巡展。同年4月,刘氏载誉而归;7月21日,向柏林中国美展筹委会作详尽报告,即本文前文所记之一幕。1933年冬刘氏临行前,当时文化界之“巨腕儿”蔡元培与李石曾、陈公博等文化官员及上海美专诸位同人一起为刘海粟设宴送行,对其“不顾毁誉,努力谋我国艺术事业之建设,十分钦佩”。当时《申报》有专题报道,则已经称之为“我国新兴艺术领袖”。时至1935年,刘氏由欧洲回国之时,的确可谓名满天下、海内皆知也。

初中海焦墨山水之二

       而此时之黄宾虹年过古稀又二,自黄岳山麓的歙县来至经济大都会十里洋场上海近三十年,以金石家、鉴藏家、古玩商、报人、教授、理论家、书画家、社会活动家等诸多身份活跃于当时上海之艺术、学术以及收藏三大文化圈。黄宾虹为振兴中国画学,一方面潜心研究中国画学,梳理中国画史、董理中国画学理论、探讨中国画笔墨之奥;另一方面密切关注西方现代艺术之西风东渐,于东西方艺术互相对比参照之中,以一种高屋建瓴而又放眼世界之胸襟,逐渐形成黄氏自己之画学思想体系。以1908年之《宾虹论画》为发轫,其所撰写画论连续见诸于媒体。如《论上古三代图画之本源》《论两汉之石刻图画》《论魏晋六朝记载之名花》《论画法之宗唐》《论五代画院界作之创体》《论五代荆浩关仝之画》《论继荆关之董源巨然》《论北宋画学之盛》《论东坡开文人墨戏画》《论宣和图画谱之美备》《论徐熙黄筌花鸟画之派别》及《中国画史馨香录》《古画微》,为梳理中国绘画史之系列;以《笔法要旨》《六法感言》《虚与实》《画法要旨》《宾虹画语录》,为探讨中国画笔墨之文论;以《〈中华名画——史德匿藏品影印本〉序》《〈新画法〉序》《古画出洋》《论中国艺术之将来》《致治以文说》《精神重于物质说》,为其于“世界艺术观念”之下,对于振兴中国画路径之倾心研究。尤其早在1914年为粤友陈树人《新画法》撰写序言,即提出“沟通欧亚,参彻唐宋”,以期振兴民国时期“西风东渐,欧风墨雨”大势下传统中国画学之思想;而黄氏此一画学思想之大胆之新颖于当时之国力衰竭、艺术不振的时代,可谓是振聋发聩空谷足音者。黄宾虹身体力行其画学思想而奔走呼号,不仅同时兼职于当时各大著名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国画理论,积极参与友人组建之艺术团体;更主要在于,黄氏与志同道合之友先后组建多个旨在弘扬国粹、振兴中国画学之艺术团体。如1909年秋,入南社、次年入“中国书画研究会”;1912年3月,入“文美会”,同年4月,与友创办“贞社”;1923年10月,入“停云书画社”;1925年下半年,筹组“中国金石书画艺观学会”及其画刊《艺观》,同年9月,入“广东国画研究会”;1928年春,与众友人组织“烂漫画社”,6月,以山水参加“天马会”画展;1929年元月,参加“中国学会”成立大会及“寒之友”第一届美展;1930年,所积极参与之中国文艺学院正式创办,被推为院长;1931年,与友组织“正艺书画社”;1933年3月,入成都书画社团“蓉社”,同年冬,与王济远、邓克昌、吴梦非、刘抗、王远勃、梁书、张弦、陈人浩、莫运选、诸闻韵筹办创立以中西画家共同研究书法与绘画、昌明艺学为宗旨之“百川书画会”;1934年2月,入“中国画会”;1935年3月,发起组织“黄山琴棋书画社”。由此,可见黄宾虹声名之著、活跃程度之高、社会影响力之强。

初中海焦墨山水之三

      “沟通欧亚,参彻唐宋”与“以学艺虽经纬万端,其归则一。如百川分流,同汇于海。分以极其深,尤必合以成其大”,及其自信坚定之品格、开放包容之胸怀,乃黄宾虹画学思想最鲜明之特征。故本文开头之一幕,黄宾虹——中国画学之坚定“卫道者”与刘海粟——“新兴艺术之领袖”,把手言欢、互致钦佩,乃其来有自,并非文人之间酸文假醋之客套也。其中所反映之民国画坛一段历史,所透露之黄氏画学思想发展轨迹之节点,甚是有着悠长之意味也。(2)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