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入驻

海上“虹”影——黄宾虹上海三十年艺术活动之雪泥鸿爪(三)

2016-05-06 18:58 初中海
3707

    雪虐风号愈凛然

      “满树敷花红绿萼,直倚危石横临陂。主人好事复好客,流霞杯浸红颇黎”——民国十三年,苏州虎丘冷香阁之上一众文人墨客赏梅雅集,“诗酒冷香,极一时之乐”。“主人”为谁?所好者又为何家之“客”?

      民国十三年,即1924年,时当上元佳节,黄宾虹于寓所接到南社社友、时称“吴江文皇帝”的金松岑之一封来书,盛邀黄氏前往其所居苏州虎丘冷香阁赏梅。金氏首先于信中极道自己思念友人之情——“宾虹先生阁下:频年相忆,未得捧手”,随后即言今年梅花之盛、香雪宜人——“吾苏虎丘冷香阁,种梅三百,弟之倡导。今年花事较盛,自铁云、仲瞿后,盛会不举垂百年”,故而自己欲效古人风雅——“谨于正月二十三上午,置酒此阁,请执事惠然前来”,又因担心老友事务繁忙难以抽身,故信中又言——“苏沪往返一朝夕,易易耳”,并以虎丘之六朝经幢古物以及古人风景名胜而“撩拨”黄宾虹“恋古之癖”——“此地有梁经幢、宋石经(楞严),而段金沙、王仲瞿皆葬山下,名迹不鲜”。金氏信写至此,犹恐黄宾虹不至,又使出最后一招“杀手锏”,搬出金、黄二人之挚友,“江南三名士”之一的民国时期大藏书家高燮先生代其前往黄氏住处相邀——“已属吹万过申相邀,知不遐弃也”。短短百余字之素简,所蕴涵之思友之情可谓殷殷也。

黄宾虹作品之四

      雅集,乃中国古代文人士子“以文会友”之最经典之模式版本,亦为其精致生活之最为风雅之点缀。文人雅集,即若干志同道合之人,“或十日一会,或月一寻盟”,以饮酒、品茗、赏花、侍香、抚琴、唱曲等题目之名,而行以文会友、诗文唱和、书画遣兴、博古鉴赏之事,其主旨则在于切磋文艺与娱乐性灵,斯可谓中国文化艺术史上独特景观;比如史上之东晋兰亭雅集、宋人西园雅集、元之玉山雅集。雅集之最高境界,在于文化艺术之涵养与陶冶,在于一种学问修养之散淡与清高。

      一周之后,黄宾虹冒严寒前往苏州赴虎丘之约。早春时节,冷香阁畔,轻云淡日,梅花如雪,暗香浮动,垂柳拂水,雏莺新啼;一众文士墨客风云际会,赏梅雅集,“醉吟更借梅花,逗诗魂,香沁透”,挥毫用墨,吟诗赋词,诗酒丹青皆逞一时之风流,尽享人间清旷之乐。其间,黄宾虹诗兴大发,与众人和韵赋诗《金松岑招饮虎丘冷香阁(用刘龙堪原韵)》,赏梅花之盛、赞主人之殷勤、缅怀古之文人逸士之风流往迹,挥毫翰墨与友人合绘《冷香阁图卷》记录此一雅集盛会,并感于金氏之殷殷盛情,为之绘《虎丘探梅图》。


黄宾虹作品之五

      梅兰竹菊,花之四君子“梅”居其首;其丰富文化内涵早已超越其自然属性,成为历代文人士大夫抒写性灵、吟咏胸襟、表达节操之“标的物”。“梦里清江醉墨香,蕊寒枝瘦凛冰霜”“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任他桃李争欢赏,不为繁华易素心”,美辞佳句,沁入心脾。黄宾虹一生,最重做人气节;雅集主人金松岑并雅集诸人均为南社成员,为人及学识修养皆为一时之俊彦。“挥毫落纸墨痕新,几点梅花最可人”。雅集之上,黄宾虹写梅写心,意在抒发心曲也。

      画以人重,艺由道崇,乃黄宾虹画学思想中最重要内容之一。黄氏咏梅诗句有“绰约风神真绝世,冰霜高洁又如何”,可见梅花即为其视人品、气节为艺术灵魂之“物化”载体。黄宾虹自幼深受徽州儒学的浸染与教化,其内在之人格精神积淀着深厚的儒家文化因子,具有一种“君子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之担当精神,一生谨奉圣人“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之格言,讲画品首重人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之四

      史载,袁世凯上台之后,大肆收买各地报纸为其张目。民国三年,即1914年,黄宾虹于12月3日、4日在其主笔之《神州日报》接连发表两文——《高节无名》《归田情操》。此两篇最后见报之文即含蓄地表露出黄氏在袁世凯复辟帝制之浑天浊地之时绝不随波逐流之心迹。次年,特派谢莲荪前来,以厚利相许,诱说其北上“共事”。黄宾虹毅然拒之,言道“助纣为虐,不是君子所为”。

      1937年,卢沟桥事变,北平沦陷。已然年过古稀之黄宾虹伏居燕市十年,凡画均自署“予向”,画室取名“竹北簃”,均含气节不移之意。在此期间,黄氏“蜷伏故都,专心著述而研究”,以“僧渐江、程穆倩、郑遗甦皆处时艰,报其亮节清风,不为污俗所染”而自勉,潜心研究具有崇高民族气节的遗民画家,尤其致力于乡邦先贤新安画派的研究。1644年,清兵入关问鼎中原,江山易帜,新安诸家“痛失家国之沦亡,哀异族之宰割,而无力反抗,其牢骚抑郁不平之气,发为语言文字,并逐一寄于画上”(俞剑华《中国绘画史》)。他们或归隐或逃禅,拒绝与新朝合作。其中,渐江,遁入空门;查士标,终生不仕;程邃,自此取号“朽民”“垢道人”而浪迹江湖;郑旻,将名字移“日”于左,以示无君之痛。1937年秋,黄宾虹即开始搜罗渐江轶事,期间与远在徽州歙县的许承尧书信往来多谈及此事;许氏回信之时盛赞老友“干戈扰攘中谈古书画,奇绝”。“谢绝应酬,惟于故纸堆中与蠹鱼争生活。书籍、金石、字画,竟日不释手”,可谓黄宾虹北平生涯之“写真”。此后,黄氏于一年半间发表以《渐江大师事迹轶闻》为代表的一系列关于明末遗民画家之画史研究文章共76篇,进一步系统与丰富了其将“道”“德”“仁”冠于“艺”之前,视人品、气节为艺术灵魂,坚信“画以人重,艺由道崇”乃千古不磨准则之画学思想,开创了按历史人物整理文献资料的一种全新学术形式。


初中海焦墨山水之五

      “黄宾虹因头痛病复发,遵医生所嘱,需静养,概不会客,请予见谅”。时当1939年冬天,黄宾虹的头疼病来得极其突然、极其莫名其妙。何故?事情还需从黄宾虹接到的一封邀宴请柬谈起。却原来寄柬之人为一日本画家,名荒木十亩,乃黄氏二十年前经由陈师曾所介绍之画友。虽是老朋友渡海而来,然而黄宾虹则以为,时当两国交战之特殊时期,民族大义为重,而朋友私谊为轻,故而有此一“头痛病”和此一帖专门写给日本画友之门楣“公告”。事后黄宾虹接过荒木十亩所留下书信一看,为另一友人中村不折邀请前往日本举办个人画展之事,黄氏一笑了之。此外,黄宾虹为了防止自己绘画流入日人之手,地方上“有索拙画者,辄概不应酬,虽投润亦不受,惧人类杂不安宁矣”,充分显示了其“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之贯穿于其一生之梅花品格。


来源:《中国书画报》


187